去私人家族诊所,东南亚式大屋,医生莫名恐怖。

有权有势之子【我好像脑补了撕葱的脸】要抓一人,那人蹲在地上躲避视线,我给他使眼色让他逃跑。
撕葱很生气,表示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,你们插什么手?把周围一圈人都抓起来,要惩罚我们。
要把手臂伸到身后,用线穿透手掌,总之看起来很痛苦。
我站在队尾,是最后一个,所以梦主下意识逃避了痛苦,快到我的时候撕葱突然又表现的像是他并不想这样,之后场景再次转换。

老街。

评论

醉死当涂_

世事如网,瘦有何用

©醉死当涂_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