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的迷你岛,窗边围着一圈三三两两吃宵夜的人。

MORSE电码旋律太美

这种心情,非但没有随着时间减弱,反而愈加炽盛。
  
想起他的灰蓝色眼睛。

我们失去他了。

像所有失去孩子的父母。生活得继续,但你总会在拐角想起他的样子。
我们自责,后悔,内疚,见到对方内心存有芥蒂。
但不再提起他。

我们的蠢和坏杀了他。

乌卡都克说,你比我还像个猢狲,坏家伙。给,你的大餐。这是自己挣来的。
  
偷袭了弟弟,弟弟很委屈地跑走了。和姐姐好言好语说了两句,姐姐就把独家食谱让了出来。这姐弟俩真的让我太愧疚了…

我是尾锚的勇士,我是你的暗夜精灵小朋友。
 
对不起了,乌克。

一片黑暗中,温暖又灯火通明的火车像一座孤岛。
短暂汇聚了无数陌生的乘客。

火车路过环湾后,会有一片闪着金灿灿灯光的高楼群。
特别美

今天打车的师傅问我是哪里人。
XX的。
你不会XX话了?
我说记得啊,他没听清,说你不会了?忘本了?
我心想你这人怎么说话呢。
没有哇,我就是,在外面就说不出来,就习惯普通话。
他说,我母亲就是XX人,我觉得XX话特别好听。我好多年没有听到了。
我十分感动,但最后也没憋出来…不好意思啊师傅…

醉死当涂_

世事如网,瘦有何用

©醉死当涂_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