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钱的人,才能太空移民。

还是有钱的人,才能留在已经回复山清水秀的地球?

最近被萨满乐队shock到了,就是总有莫名的既视感萦绕心头。。

今天终于知道为什么我看萨满和王利夫这么眼熟了…三体伪ost啊!

几年后再听,听出一点“教你30分钟作一首曲子”的感觉,hh。

虽然有点粗糙,但是依然贴切的令人发抖。

列表中多为五年前随手记录的demo,权作读书笔记之用,与《三体》电影无干系,亦不代表作者工作态度及实际水平。希望你脑海中的三体与我脑海中的契合。

那路或多。读书笔记!

去拿单页,在指引下进了一个社区,两个楼围起来中间入口一个上坡,看起来很不起眼,里面却非常之卧槽。
陈旧的与周围时空脱节的一个区域。
赛博朋克下的衰败空间。
楼上贴着的楼号。
奇怪的层层叠加的构造,几何感。
全包围的狭窄长方形。
巨大的二楼仓库。
破碎的玻璃。
无人居住,但有几家小企业。
或者反过来,有几家小工厂小作坊,但没有生气。
还有一只橘黄色的猫。

园区

天之茶助看到结尾,突然想起小镇怪客
编剧为什么不肯给odd一个好结局
老天为什么不肯给安东一个好结局

深夜的迷你岛,窗边围着一圈三三两两吃宵夜的人。

MORSE电码旋律太美

这种心情,非但没有随着时间减弱,反而愈加炽盛。
  
想起他的灰蓝色眼睛。

我们失去他了。

像所有失去孩子的父母。生活得继续,但你总会在拐角想起他的样子。
我们自责,后悔,内疚,见到对方内心存有芥蒂。
但不再提起他。

我们的蠢和坏杀了他。

醉死当涂_

世事如网,瘦有何用

©醉死当涂_ | Powered by LOFTER